党建活动
正心培养智慧工匠,技术创造幸福生活

党史学习-赶考路上的“人民至上”


2022-12-30

董保存

  1949年3月23日,新华社播发了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公报。几乎与此同时,毛泽东和中央书记处率领中共中央机关和人民解放军总部,离开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———西柏坡,向北平进发。
  “民心不可侮”
  1949年3月23日上午10时许,由11辆吉普车和10辆大卡车组成的车队,从河北西柏坡出发了。登上那辆敞篷吉普车,毛泽东回头深情地望了望西柏坡这个小村庄,再次重复说,进京赶考去!
  春风习习,杨柳依依。车队过灵寿县,行经唐县,奔曲阳县……行进途中,毛泽东兴致很高,和同车的警卫人员谈古论今,不时引得卫士们哈哈大笑。
  汽车进村时,马达的轰鸣声吸引了不少人走出家门来看热闹。有个妇女带着孩子朝着车队指指点点。前面的前卫车上,一名警卫战士连声喊:“看车!看车!注意安全!让一让,让一让!”司机也直按喇叭。带孩子的那个妇女不仅没有动,还和孩子朝着车辆比画,卫士朝她喊:“赶快回家去,进你们家去!”毛泽东有些不高兴,对卫士说:不能这样,会吓着他们的。同时又对司机说,慢一点,开慢一点。
  车子从妇女和儿童的旁边驶过,毛泽东朝他们招招手。他们虽然认不出车上坐的是谁,但仍朝汽车招手。
  毛泽东对身边的卫士们说:我们无论如何不能伤害群众,刚才那个妇女很可能被吓着了,她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车队,让他们看看有什么要紧的。这些年,我们还不是靠这些老乡、这些老根据地的人民养活的。我们一定要记住一句话———“民心不可侮”。
  当晚,毛泽东就住在了村里抗日烈士李登魁家的老宅子里。毛泽东的卫士回忆:“这一夜毛主席没有休息,前半夜同村干部座谈,后半夜坐在小凳子上,趴在木板支的床上写材料。”
  第二天早上,车队迎着朝阳出发。听说保定要举行庆祝中共中央进入北平的大会,毛泽东皱起了眉头,连声说不妥。他请周恩来电告中共中央华北局,立即停止北平及各地要举行的庆祝活动。
  3月24日上午11时许,中央的车队到达冀中区党委所在地保定市。
  “先要从群众最需要的抓起”
  车队离开保定,一路向北,经徐水、定兴、新城,到达号称“天下第一州”的涿州(县)。
  车到涿县时已经是傍晚。
  这里城门紧闭。守卫的哨兵站在车队前面,挥手示意停车。前卫车上的工作人员告知哨兵,他们是中央领导车队,请放行。哨兵却坚称:“没有我们排长的命令,不管你是谁,就是毛主席来了也不行。我们要执行命令!”
  这就是后来被称为赶考路上吃的一个“闭门羹”。
  这时毛泽东乘坐的汽车已经离他们很近。卫士长欲上前交涉,毛泽东却拦住了,说:“他们做得对,不要紧,可以等一等。”
  直到中央机关打前站的同志和涿县的负责人从城里赶来,哨兵才敬礼放行。进城后,毛泽东看着街道两边挂有招牌的店铺大多关门,街上显得冷冷清清。他问涿县县委书记王成俊:“涿州城里的这些商店怎么都不开门?”
  王成俊说:以前国民党驻军为了城防,把所有商户都赶到东关去了,不让人们进城来。现在涿县刚解放,工作头绪太多,一时还没顾上把这些商户迁回来。
  毛泽东态度十分明确:“刚解放,工作千头万绪,先要从群众最需要的抓起,应该学会掌握城市工作的规律,马上把市场迁回来。”
  王成俊说:“好,我们一定要把市场迁回来。”
  当天晚上,叶剑英、滕代远等领导同志来到涿县,迎接毛泽东、中共中央机关和人民解放军总部机关。平津前线司令部参谋长刘亚楼也赶到了,毛泽东见到他,笑着说:“刘亚楼也来迎接我们进京赶考啦。”刘亚楼还是第一次听到“进京赶考”这种说法,不免一怔。周恩来解释说:主席是要我们不能当李自成。
  刘亚楼恍然大悟,说:“我们一定要考出个好成绩!”
  叶剑英汇报说,为迎接党中央迁到北平,准备搞个隆重的入城式。毛泽东听后,认为北平和平解放时已搞了入城式,我们进城就不搞了,声势不要搞得太大,不要惊动老百姓。我们进北平,不用宣传全世界也都知道,不必花银子搞仪式了。
  周恩来很理解毛泽东的心情。他说,同志们已经准备好几天了,要不这样吧,我们不进市区,可以在郊区搞个小型的阅兵式,请社会各界代表参加,大家见个面,也算出个安民告示。毛泽东这才点了头。
  3月25日凌晨2时30分,毛泽东一行离开了涿县,改乘火车前往北平。清晨到达北平西郊的清华园火车站。华北军区司令员兼平津卫戍区司令员聂荣臻、北平市委书记彭真和中央社会部部长李克农前往迎接。他们接毛泽东一行先到颐和园休息。
  毛泽东一行进入颐和园后,看到偌大的一个园林里空空荡荡,没有一个游人,显得非常冷清。毛泽东无心欣赏园中风景,问身边陪同的人:“公园里怎么没有人呢?”
  “这里原来住着几个和尚,还有一些看管园子的人。为了您的安全,社会部把所有在颐和园住的人全部清理出去了。”一位负责保卫工作的负责人回答。
  毛泽东听了,很不高兴,停住脚步,批评说:“这里是公园,不是私园。把人都赶出去,把水都排光了,没有水,鱼怎么活?还讲什么安全?”毛泽东把刚刚接管颐和园的管理处主任柳林溪招呼到身边,仔细询问接管工作。这里有多少旧职员、多少工人,有没有太监,他们的生活怎么样,有没有困难,等等。柳林溪一一作了回答。
  柳林溪说:“我们接收旧职员20多人,工人30多人,没有太监。他们中年轻人很少,大多是五六十岁的,生活比较贫苦。北平被包围时,全园职工连工资都领不到。当时就要过春节了,职工无法过年。我们进城接管后,了解到这一情况,立即报告了市政府,从市政府借来钱给职工发了两个月工资,大家才过了个年。”
  毛泽东说:“那很好!对原有职工的生活,我们要包下来,不要辞退他们,原薪是多少,还发多少。不要叫人家说国民党时期我们有饭吃,共产党来了反倒没有饭吃。如果那样就不好了。”
  毛泽东关心的不仅仅是颐和园几十个旧职员的生活,想得更多的是新中国成立后,怎样把旧政权遗留下来的大批旧职员安顿好,让他们为建设新中国出力。
  别开生面的阅兵
  1949年3月25日下午3时,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从颐和园出发,4时30分左右到达了西苑机场。
  从各地赶来北平的各界代表,也都已云集西苑机场。聂荣臻、叶剑英等向毛泽东和其他中央首长介绍各界代表。
  毛泽东与华北妇女代表李秀真握手时,聂荣臻介绍说:她在共产党、毛主席的领导下翻了身,是华北的拥军与生产的模范。曾多次冒着生命危险,给解放军传送情报,并将自己的独生子送到了部队……特邀她参加西苑阅兵。毛泽东和她紧紧握手,足足有3分钟。
  随着机场上空升起4颗白色照明弹,阅兵正式开始。
  阅兵的车队缓缓驶入阅兵场时,军乐大作。这是一支由第四野战军宣传骨干组成的军乐队,也是一支来自“五湖四海”的队伍,其中有人民军队成长起来的乐手,有起义投诚的旧军人,有被收编过来的北平旧警察中的乐队成员。演奏的阵势和雄壮的乐曲,把人们带进了一种庄严的氛围中。
  检阅车队从严整的队伍前面缓缓驶过。随着一声“敬礼”口令,站在队前的领队举手向中共中央和人民解放军领导人敬礼,战士行注目礼。乐队奏起乐曲。经历无数艰辛战斗的中国人民解放军,以全部夺自敌军的美式装备接受检阅。
  随后,毛泽东、朱德等中央领导人乘汽车离开西苑机场,返回颐和园。
  3月26日晚上,中共中央机关和人民解放军总部机关进驻香山,毛泽东入住双清别墅。至此,“进京赶考”的队伍,全部进入了这个对外称为“劳动大学”的地方。
 
  (摘编自《党史博览》2022年第10期)
 

关键词: